好一株挺拔的三目竹

诶嘿嘿!刀剑乱舞|寻找走失太爷爷|清光对不起,婶婶对你产生了(ry |
全职教|小卢|黄少天|叶不修你不退役还能再喜欢你到主席这么大!|不会写文也不会画图但是会唱小曲儿!|最近技能点好像加错了地方不过这都不是事儿!(大手一挥

沼泽(2)

その3

作为本丸仅有的两把打刀,又是初始刀,清光理所应当地成为了新米审神的近侍。即便随着不断的出征和审神日赌三把地煅刀,本丸里的刀剑男士越聚集越多,出征的队伍也越来越强大,清光始终担任着主力队的队长。

“因为清光带队完全不沟,等级又最高,而且总能捡到非常棒的新刀,有他盯着刀匠,刀匠一点也不敢偷懒,老老实实煅上好几个小时,刀装那边也总是出金蛋蛋。”新米审神坐在友丸里,不无得意地对审神前辈眉飞色舞地解释着,好像自己阴差阳错地选择清光是捡了个大便宜。前辈闻言忍不住抬起宽袖掩面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放下,敛了敛神,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面前的案几,犹豫了许久,还是玩笑般试探着开了口:“每次来都清光长,清光短,三句不离清光,你这是清光沼的节奏啊。”

新米审神正捧着杯子准备喝茶,冷不丁被前辈的话吓了一下,稳了稳神,不动声色地把茶凑到嘴边抿了一口然后放回案几上,大大咧咧地盘起腿,竖起食指晃了晃,摇头晃脑地说:“您说什么呢,天下刀男四十六,我可不会随意偏袒其中一个的——要偏也是偏爷爷啊。”

前辈眼角悄悄扫了一眼自己的近侍长谷部,嘿嘿一笑:“那样最好,不过很快你就会发现你的私心根本憋不住了hhhh。”新米审神瞧见前辈旁边的长谷部的耳朵红了一红。


前辈的话似乎没有对新米审神造成丝毫影响,告辞之后回到本丸照常处理着公文。夜色降临,如豆的橘色灯光把他认真的身影投在窗纸上,影影绰绰的让人觉得十分安心。清光从战场负伤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虽说是怀着不纯的动机,但到底是政府选择的审神者,能力和态度都无可指摘。对着自己带回的每把刀都是笑的见牙不见眼地一个劲儿地夸好好好,却不偏也不倚,和初来本丸时那个色眯眯的家伙看似没啥区别,但又仿佛判若两人。“大概只有天下五剑才能让主上露出那副色眯眯的样子吧。”清光有些挫败地腹诽着,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色眯眯的样子有啥好期待的啊?!

那边的新米审神听到动静搁下了笔,轻轻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抬头笑着:“呀,清光回来了……怎么会受伤?”看来还是自己太心急大意,老老实实地先在附近的区域索敌练练手就好了。新米审神蹙起了眉头。清光那边倒是无所谓地耸耸肩,又为主上开启了新的地域,能为这并不富裕的小小本丸搜寻更多资源,受点伤又能算什么呢?

“过来。”见审神向自己招了招手,清光熟门熟路地和很久之前的每次受伤之后一样,轻轻地躺在了审神地腿上。“你这是……”审神查看了伤口,眉头蹙得更紧。清光顺着审神的目光低头朝自己身上看去,也刚发现似的发出了一丝惊叹:“呜啊……重伤?!”审神却远没这么轻松,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一时间竟什么话都说不出。他颤抖着双手从木匣里取出粉球,一处一处细细地擦拭起清光的伤口。

“…变的这样破破烂烂…不会被疼爱了吧…”感觉气氛沉闷地可怕,清光小心翼翼地打趣起来。然而审神紧紧地抿着嘴唇,并没有像以往每次打趣时一样笑着接上一句:“不会不会,清光小天使变成什么样审神都喜欢呢~光着身子更可爱哟~”只是死死地盯着手下的伤口。直到手入结束,审神亲手为清光穿上一件又一件新制的特上刀装,清光不甘心地又一次假装不满地撒娇着:“慢着,不可爱啊——”即便如此,审神都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今晚无需近侍,可以先退下了。

第二天一早,清光擦拭好自己的本体刀准备和往常一样带队出阵,却被切国告知主上已经下令将他和江雪大人换到了第二部队,而江雪被提为第二部队的队长,近侍一职也由大和守安定接任。

“……?!”清光觉得这一切变故来得太快太突然,他跌跌撞撞地向主上的房间跑去想问个明白,一路上都在反思自己最近究竟做错了什么。从象征最高荣誉的主力部队上退下来,被革去队长一职,这些都无所谓,可是为什么连近侍一职都……清光想起昨晚主将紧蹙的眉头和反常的一言不发,隐隐约约感觉和自己受伤有关系。是怪自己浪费了上等刀装和本就不多的玉钢资源手入吗?可自己昨天出征可是带回了主上心心念念地第一把大太刀啊,和大太刀比起来,一枚银刀装主上根本不会看在眼里。那究竟是……清光一瞬间有些慌乱,他想到了一种可能——自己陆陆续续为主上带回了比自己稀有美丽太多的太刀,包括皇室御物鹤丸国永和强大的江雪左文字,在自己一次次的带队演练和出征地磨砺下,几位太刀的等级也早与自己相差无几,再加上昨天刚捡回来的大太刀石切丸大人……


主上,是不是已经,已经不再需我了呢……


清光的脸上露出悲戚之色,奔跑的脚步也逐渐慢了下来。还要去主将那里问个明白吗?有什么好问的呢?相比之下,自己只是一把普通打刀,甚至只是任人挑选的初始刀。回想起主上每每捡到太刀们时掩饰不住的喜悦……不是没有注意到主将出来本丸时对自己容貌的不喜,也不是完全不在意。一直以来努力捡刀,喂马,出阵时主上指定的地图总是尽可能一遍刷过,免得一次次浪费本丸为数不多的资源……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

为了什么呢?清光一下子有点想不下去。他是河原之子,河下游的孩子,对人类的情感比其他刀要了解一些,可终究也只是一些而已。现下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整个人仿佛不上不下地悬浮在半空中没个着落,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整个人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想要见到主上,想要见到主上,想要见到主上……脚下的步子不由地加快了。



その4

“主上,现在……不想见你。”侍立在主上门外的大和守安定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清光呆呆地看着安定与自己镜面般相似地面孔,好像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句子里的意思。

啊啊,一定是主上还在休息吧,昨天替自己手入了那么久一定是累坏了。哦,对了,说不定是忙着处理公文呢,回来的时候不是看到厚厚一摞的公文等着处理吗?或者是在会客?……清光搜肠刮肚地为主上的行为找着理由。我是主上的近侍啊,主上怎么会不见……哦,对了,已经不是了。清光一下子脱力般地依靠在纸门上,机械地接受着现实。一旁的安定见同伴这样,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忍,却也不知如何开口安慰。


一阵微风拂过,清光微微清醒了一些,他强挤出一丝笑容同安定道别,转身向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第二部队通常是远征部队,平日无事是无需准备出阵的。

行至拐角处,清光隐隐约约听到身后有人唤了声安定的名字,又听到安定恭敬地应答后纸门开阖的动静——是主上的声音,主上在传唤近侍,那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

清光闭了闭眼睛,继续向前走去。


TBC


清光不足清光不足清光不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我清光粮快给我快给我(从喉咙里伸出了手

我好饿……………………


沼泽(1)

“我,加州清光。河流下方的孩子,河原之子呢。

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その1

年轻的审神满是惊奇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本丸,以及,这把刚刚才被自己选择的付丧神——红宝石般耀眼桀骜的眼睛,鲜红的指甲,还有……骚气十足的细高跟鞋。新米审神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若无其事地听着狐之助地介绍,依次参观着这座本丸里的演练场,煅刀之处,刀装陈列之处,手入之处……

为什么会选择清光呢?新米审神漫不经心地回想着踏进新世界的第一天里所发生的种种,犹觉不可思议。明明来之前在政府资料里翻看时一眼喜欢上的是那个自卑又自尊地切国来着,而且那位任期已满,先一步回到现世的前审神前辈所推荐的也另有其刀,可临了自己怎么就……真是莫名,想不通啊。他轻轻咂了咂嘴,偏过头去瞄了眼恭谨地落后自己半步,左手无意识地摩挲着自己本体刀的清光。啧啧,这一身红红的打扮再配上那红红的眼睛真是看着就邪气,让人喜欢不起来,不过……新米审神视线下落了几寸,心里赞叹着,“这本体刀暗红的色泽和光滑流畅的线条真是好看到没谁了。”


新米审神在狐之助的指导下煅出了第一把切国,他看看面前单手扶刀站的笔直,目光却闪躲着避开自己的切国,又瞅瞅老老实实跪坐在自己身边看似无辜的清光。后者被他盯着有些不自在,状似无意又惊喜地来了句:“啊,新的伙伴啊……”见新米审神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没接话,清光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尖,别开眼轻飘飘地嘟囔着:“之前选初始刀的时候,看见主上您拿着山姥切君翻来覆去地把玩了许久,应该是很喜欢的样子……”

啊啊,这家伙……新米审神惊讶地微微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意外地很细心嘛,有点可爱。审神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再看一眼美丽羞涩的切国,终于还是没忍住,轻轻地咧嘴笑了起来。


その2

“总之,”新米审神正襟危坐地看着面对自己同样正襟危坐的两把刀,严肃地嘱咐道,“一定要努力捞刀,把本丸打造成欧式庭院!”“诶……???”本以为审神一本正经地把自己叫过来耳提面命些战斗的要点,没想到被提了个奇怪的要求。

新米审神看着迷惑不已地二刀,索性不再装模作样地拿架子,两手撑住榻榻米,膝盖向前滑了一段距离向两刀凑过去,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解释着:“其实我本来没打算来这,这么多审神维护历史,少我一个不少不是?可是有一次我路过招募板,看到一位审神带着他的看板郎坐在旁边报名的桌子边喝茶,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被击中了!那位看板郎……”新米审神微微眯起眼睛,回味起那天自己看到的美丽少年,还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一副色眯眯地样子。切国见状不由地打了个冷颤,悄悄地向后挪了一下。

新米审神约莫是终于意识到自己身为政府委派的审神者,这副德行实在不像样,也向后挪了一些,拉开距离,恢复了正襟危坐地样子,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那位看板郎名为三日月宗近,请多多留意。”

听了许久地清光大大方方地笑了一笑,好像丝毫不介意自己的主上动机不纯这件事,“这么说,其实主上是喜欢漂亮的刀吧?虽然三日月君身为天下五剑之一,一时半会儿可能很难找到,但是其他美丽的刀剑,主上也一定很想见见吧?”清光一脸了然地眨了眨眼睛,“因为我是河下游的孩子,对那些事情意外地很了解哟?”

审神也对着清光眨了眨眼,心里对自己鬼使神差选择的初始刀愈发满意了。嗯嗯,真是孺子可教,一点就透。

TBC



我知道这写的啥都不是(那你在干啥

      可是吃到的清光太少了我营养不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大腿上根本没有肉,可是刮着骨头也要喂自己一口啊  

      没错,这玩意是我投喂自己用的,我觉得好吃就行呗(然而我并不觉得好吃  

      这其实是对清光的告白  

      
  

      
  

你挥别的2014

身边的人都在着急忙慌的和2014道别,说着什么“新年的第一天”,“2015年来了”“过了明天就……”之类的话。

早上刚醒的时候脑子迷迷糊糊地刷那几大社交网站,也听室友们谈论,所有人都在说上面那些话。我一瞬间产生了错觉——尼玛难道其实我睡了一整天,现在已经是1月1日了???……反反复复又看了好几遍手机上的时间,还是不敢确认。

真好啊,你们这些活在时间前面的人。

上面这句话是假的。

你急匆匆的和2014告别,就好像你曾急匆匆地和2013告别以迎接2014,和2012告别以迎接2013。日历一页一页地翻过去,上面的数字和日月星辰一起不停轮转,而你还在这里自顾自的挥别——一如往昔。

要说的话应该是2014挥别我们吧。它在这365天里努力奔跑,每天都活得不一样,也每天都有新的变化。它和2013是不同的。甚至它和昨天的自己也总是不同的,无论这不同是否微乎其微。到了今天,它终于完成了自己所有的使命,毫无遗憾地将接力棒交给了明年,挥别自己,也挥别站在原地的我们,然后潇洒离去,不为任何事而停留。

我们有什么资格挥别2014呢?如果没有做好活出完全不同的2015的觉悟的话,12.31和1.1又有什么分别,只是数字上的不同而已。不要说的好像新年来了自己就会自动变得焕然一新了一样啊。

说到底,能改变我们的,不就只有自己吗。

所以我决定吃点2014年没吃过的东西,作为改变和突破的第一步!汤达人好像出新口味了!maya迪士尼是不是也要开了???呜呜呜好激动啊这可是2014没有的啊!!!回魔都小伙伴约起来!!

TT你进来看一眼!!!!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6&boardpagemsg=1&id=35440 这个文你看过吗???????别装不在线我知道你在刷撸腐!!!!!!!

大家在撸腐推文推图我推歌好了……今天听到最感人的没有之一。眼泪止不住的流……《有猹啦》Let It Go·鲁迅故乡版 UP主: 易燃娘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988846

逗比的日常

我觉得自己这边也要留下爱!的!证!明!

TEE:

注意:掉节操如有不适勿点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放学补课前同桌小伙伴突然跟我唱起了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就是这么唱出来了。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刘小别的裤〜裆〜里〜

唱到这里的时候,我和她都傻了。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啊?!但是又浑然天成啊?!
因为小伙伴的个人()原因,这首歌没有唱下去,但我们又唱起了新词。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叶不修的裤〜裆〜里〜
那里有二翔呀〜那里有少天〜
还有那大小眼的王杰希〜
诶嘿嘿嘿嘿嘿嘿〜诶嘿嘿嘿嘿嘿嘿〜
哦呵呵呵呵呵呵〜哦呵呵呵看看哥〜
还有那捡钱包的韩文清〜

唱完一首,两个逗比还是不过瘾,再来一首。

张佳乐~穿~花~衣~
每个赛~季~来~这~里~~~~~
我~问乐乐~你为~啥~来~~~~
乐乐说~这里的亚军最~美~诶~丽~~~~

为我们的智商留下了热泪。